奉献者之歌

发布时间:2014-11-20字体:【

女兵

  张晓华在吉林省长春市工商局宽城分局监管科政务大厅窗口工作,30多年来,她兢兢业业,踏踏实实,为服务经济发展默默奉献。

  天有不测风云。2006年,一次意外事故造成她腰椎骨第三节、第四节、第五节骨裂,骨髓从腰椎骨的裂隙中流出,长出了8厘米长的骨刺,每天疼痛难忍,这样卧床不起整整11个月,身体和精神都遭受到严重的创伤。在家人的悉心照顾下,2007年她又重新站了起来,连医生都惊呼这是一个奇迹。这样,她又回到了挚爱的工作岗位。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她更加珍惜生命,珍惜工作机会,每天最早来到、最晚离开,全身心投入到工作中。

  然而,又一场严峻的考验等待着她。2009年,她的丈夫得了动脉自闭症。体弱的张晓华在医院尽全力照顾丈夫,七天七夜没有合眼,但仍没有保住丈夫的左腿。丈夫出院后,张晓华一边工作一边照顾丈夫,中午和晚上一下班就急匆匆赶回家。为了更好地照顾丈夫的生活,张晓华托人请了一位女保姆。可万万没有想到,一年以后,意外发生了,相濡以沫25年的丈夫竟然向她提出离婚,说她照顾不周,说她一心埋头工作。丈夫说,要么辞职在家照顾他,要么离婚。无论张晓华怎样解释,无论张晓华怎样挽留,仍没留住丈夫的心。离婚后,她一度得了忧郁症。分局领导和同事了解她的情况后,耐心开导她,让她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气,又把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中。

  2011年,张晓华的身体出现了每个月持续出血现象,这样的情况延续了3个多月时间。当时正值企业年检期间,张晓华忍着病痛,一天也没有休息,咬着牙完成了3000多户企业的年检工作。

  张晓华对记者说:“回想自己30年的工作,我失去了一些不该失去的东西,但是我无怨无悔,因为我是工商战线的一名女兵,为人民群众服务是我的职责。”

  在宽城分局会议室,李云惠给记者讲述她自己的故事。讲述者很平静,现场的记者和她的同事眼里却充满了泪花。

  “我叫李云惠,在芙蓉工商所负责市场监管工作。我是1981年进入工商部门工作的,我非常热爱我的职业。30多年来,我全身心投入到市场监管工作中,在工作上下了不少功夫,掌握了很多监管方法,每天下片巡查,为业户排忧解难,业户满意率达100%。无论是同事还是业户,都称呼我李姐、李老师。这是我最爱听的称呼。

  “去年5月,由于工作紧张,年检、巡查、食品监管录入等,几乎每天都在忙里忙外,我感到身体有些不适,全身无力,没在乎,吃点药又继续工作。6月末的一天,我感到胸前有一个小疙瘩,就到医院查了查,医生的诊断让我全身大冒冷汗。于是我又到了第二家、第三家医院检查,最后医生还是确诊了我从没想到的病——癌症。这个消息给了我当头一棒,我撕心裂肺地哭喊,哭干了眼泪。令我担心的是已70多岁的母亲和还没有结婚的孩子。再说,丈夫怎么办?工作不能不干了吧?一生就这么暗淡消失吗?我该怎样面对可怕的治疗尤其是化疗?一时间,我对生活失去了勇气。当分局和所里的领导及同事来医院看我时,我的心情再也无法控制,眼泪像雨点似的往下滴。他们的关心、照顾、鼓励,给了我安慰。我开始接受现实,并积极配合医生进行治疗。

  “在住院这段时间里,我负责监管的234户个体工商户、234户企业、两所学校、两条示范街,无人监管,无人巡查,怎么办?所领导看出了我的担心,他们告诉我,一切都安排好了,不要多想,放下一切安心治疗。但我还是有些不踏实,并在化疗一个疗程之后,用间歇的几天时间,到辖区巡查,检查业户的索证索票、进货台账情况,有时候,在医院里、在家里还打电话帮助企业和群众解决问题。

  “从发现身体不适到确诊为癌症,我经历了无数次的痛苦、眼泪、迷茫,幸运的是,我有一个好丈夫、有一个好女儿,有许多关心我的领导和同事,是他们给了我勇气和力量,使我重新振作起来。

  “3个月后,我的病情得到了控制,出院了。我十分欣慰,出院以后就上班了,因为我要用实际行动回报大家的关爱。虽然医生让我全休3个月,但我感觉身体状况在往好的方面转变,我第一时间出现在工作岗位上,快乐工作每一天。”

  阚云飞是宽城分局注册登记科科长。

  一个周五的晚上,阚云飞和哥哥一起在回老家看望母亲的高速公路上,接到分局办公室打来的电话, 通知科所长速到分局会议室开会。哥哥对她说,向领导请个假吧,妈妈这次病得很重。阚云飞拨通了主管局长的电话,想咨询一下开会内容,也想请假不参加这次会议。但当听到主管局长说,是落实市局紧急会议精神,会后到芙蓉工商所现场办公,部署双休日集中开展食品安全专项整治时,她把已经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并立即让哥哥停车,对哥哥说:“单位有紧急任务,我不能回去看望妈妈了,你帮我给老人家解释一下吧。”

  此时,高速公路上的车很多,看着哥哥离去,泪水模糊了阚云飞的视线。她知道,这次也许是见母亲最后一面的唯一机会,以后可能再没有机会了。阚云飞在高速公路旁拦截车辆,一辆又一辆过去了,没有车子停下来。半个多小时后,一名好心的司机终于停车,把她带回了市区。

  在分局会议上,注册登记科接受的任务是将全区食品生产企业和食品经营户分派到工商所各辖区,指导工商所巡查人员进行市场主体巡查及信息录入。阚云飞知道,这个任务很重。当天晚上,她就和科里的同志一起,开始将食品生产企业和食品经营户的档案从十几万户档案中挑出来。

  第二天,正在加班的阚云飞听到母亲病故的噩耗,她肝肠寸断,痛不欲生。但已来不及再看母亲一眼了,只能默默为母亲祈祷,祝她一路走好。

  送走母亲,又赶上孩子参加中考,阚云飞不能下班正点回家给孩子做饭,也没有时间过问孩子的学习情况,更没有时间与孩子交流思想,每天她只能给孩子留点钱,告诉他自己买点吃的……作为单身母亲,她知道这样不管孩子的后果很严重,但是她没有办法,在家庭和工作之间,她只能选择工作。在孩子人生最关键的时刻,她没有能给孩子应有的支持和关爱,她时常在心中自责。

  张军讲述的故事,同样令记者感动。

  “我叫张军,今年46岁,1982年接父亲张立学的班来到宽城分局工作,现任太阳城女子工商所所长。

  “父亲于1948年1月在家乡山东省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参加了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在朝鲜战场上身负重伤,昏迷多日后被朝鲜群众救出。到现在,父亲身上还有一个弹片没有取出。后来父亲到工商部门工作。我接父亲的班参加工作后,他经常教育我:一定要对党忠诚、对国家忠诚,把全部身心投入到为人民服务的工作中。我按照父亲的要求,对工作不敢有一丝懈怠,对人民不敢有半点推托。

  “前年年初,由于太阳城女子工商所办公场地不足,办公地点由原来的太阳家居楼迁到1公里外的地方办公,新办公地点无法连接工商局内网,而此时正赶上2000多户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需要延期变更,所里每天都挤满了人。早上一上班,我和同事就开始受理变更登记等相关业务,连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晚上下班后,我让其他同志回家, 自己拎着当天受理的业务材料,步行走到能上内网的原来的办公室,开始往电脑里录入资料、打印营业执照,每晚都是10点多才结束。由于这里已没有人使用,物业几次都忘了给我留门,把我锁在漆黑的楼里。

  “由于我爱人在外地工作,女儿正上高三,我承受着双重压力,在注重工作的同时,还要照顾女儿的生活和学习。女儿早上6点半到学校,我每天早上5点起来为她做早餐;女儿晚上11点放学,我每次都是晚上10点多结束工作后立即赶往学校接女儿。有一天,当我将最后一张营业执照打印出来时,表上的时针已指向了晚上11点。此时,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妈妈你在哪啊?同学都走了,现在只有我自己在校门口了,天特别黑,我有点害怕。’此时我才想起忘了去接女儿了。我不顾一切往外跑,但大门关得死死的,无论我怎么敲打怎么喊都无济于事!我一边联系物业,一边打电话去安抚女儿,几经周折才出来去接女儿。那一晚,我满肚子的委屈无法控制,拨通爱人的电话大声哭了出来。

  “有一天,我正在所里工作,接到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请问您是张立学的家属吗?我是长春市医院……’我大脑一片空白,好半天都没反应过来。当我赶到医院,父亲已在手术室里。医生告诉我,父亲大腿外侧骨摔折了。后来才知道,父亲想去厕所,拄着拐杖走到客厅时,没站稳摔倒了,因为当时母亲有病住院,没有其他人在家,父亲忍着剧烈的疼痛,挣扎着爬到电话边拨打了120。此时,我心如撕裂般地疼痛,对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痛哭不已,觉得是自己没有尽到子女的义务,没有照顾好父亲,而父亲却拉着我的手说:‘别哭孩子,我在工商部门工作那么多年,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加入中国共产党,你既然接了我的班,入了党,就要做好这个工作,延续我的心愿,不要因为我在工作上分心。’听了父亲的话,我的泪水又一次夺眶而出。”

  老兵

  今年56岁的柴义是宽城分局人事科干部。结对帮扶贫困党员、逢年过节看望离退休老同志、为身边的同事排忧解难,对他来说都是平常的事,“有困难,找柴哥”早已成了宽城分局干部的口头语。柴义最常说的一句话是:“为大家出点力是应该的,谁让咱是老党务工作者呢。”他是这样说的,更用40年如一日无怨无悔的付出,践行着这句简单的承诺。

  长期超负荷工作,柴义的健康一次次亮起红灯,而习惯了忙碌的他却并未在意。2009年1月,柴义被医院确诊为弥漫性淋巴癌,并于当月做手术割除升结肠35厘米。手术后,他进行了多次化疗,在病痛折磨之中度过了不知多少个不眠之夜。但为了不影响工作,他只对科长说明了病情,对身边的同事说是一种小病。2011年,正是进行巩固治疗的关键阶段,医生嘱咐他要按时治疗,以休息静养为主。而这个建议却让他犯了难,因为这一年正是长春市集中为离退休干部办理住房补贴的最后阶段,前来查询人事档案的老干部络绎不绝。这段时间里,他坚持上午进行化疗,下午照常工作,始终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看着脸色苍白、神情疲惫的他,同事们都劝他休息,他笑着摇摇头,继续埋头整理着档案。

  一次,退休干部徐淑华急需查阅次日必须提交的证明材料,由于徐淑华曾在多个部门工作,档案材料比较复杂,其他同志一时间无法查出头绪,只得求助多年从事档案管理工作的柴义。而此时的他正在赶往医院的路上,不知情的同事在电话中介绍了徐淑华的情况,他听后二话没说立即赶回分局,进库房、查档案,一忙就是两三个小时。当退休干部徐淑华拿着证明材料满意离开时,柴义早已错过了规定的治疗时间。“你这是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医生严厉地批评他。柴义憨厚地笑笑,说:“没事儿,老干部们为工商事业奋斗了几十年,不能让他们着急上火。”话音未落,因劳累和疼痛而渗出的汗珠顺着他的额角滑落下来。

  没有豪言壮语,有的只是务实勤恳的工作,有的只是一位老党员对工商事业的热爱。这就是柴义。

  采访退休工商干部,对记者来说还是第一次。退休干部杨金香虽然很平凡,但平凡中见真情。

  “我叫杨金香,今年56岁,已经退休。去年11月13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36年的工作岗位就这样永远成了历史,过去有多少劳顿,此时却轻松了许多。然而我有很多不舍,对工作的不舍,对同志们的不舍,对办事群众的不舍。

  “说不舍,还要从退休前两年说起,我从分局执法队调到芙蓉工商所工作,负责执法案件网上立案、报批这项综合性工作。由于是一项新工作,有很多地方我不懂,在具体操作上我就经常去向有关科室的同志请教,有时候干脆把卷宗拿到分局边学边做。有个别同志说,老杨快要退休了,还这么干,难道所里就没有年轻人了吗?说得我想哭出来,难道人老了就应该撂挑子吗?就不该工作了吗?也许说这话的同志是好意,但我自尊心受到了重创。不服输、不服老、对工商事业无限忠诚的性格让我走出了困境。我虽然马上就要退休了,但决不示弱。就这样,我很快掌握了网上办案技巧,为所里办案成功率达到百分之百创造了条件。

  “去年夏季,分局组织军训。在封闭训练时,我虽然有些不情愿,因为年龄,因为要退休,因为女儿要结婚,但我还是顾全大局,参加了军训。在烈日炎炎的日子里,我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和年轻同志一起,完成了军训任务。

  “终于,在我退休前,我们所分配来了一名大学生小李,他年轻、聪明、好学,他来接替我的工作。没想到,退休几个月后的今年1月,所里通知我再带带新人,我就又回来了,把我的经验体会毫无保留地向小李仔细讲解,使他完全理解并掌握了办案程序。

  “其实,一生中有多少泪水、汗水、喜悦、悲伤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我退休前和退休后能为一生的工作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我可以自豪地说,我是一名合格的工商老兵。”

  2011年3月20日,宽城分局凯旋工商所干部马忠诚接待了一名来投诉的老人张胜利。老人说,两年前,他把自家的一辆面包车送到辖区一匡街汽车修理部修理,历时两年还没有修好,请求工商部门为自己做主,要求汽车修理部赔偿经济损失40000元。马忠诚了解情况后,立即和当事人一起前往现场,找到了汽车修理部老板,经实地了解,情况基本属实。看到现场的面包车,经两年的露天日晒雨淋,已无修复价值,而投诉方坚持要求赔偿40000元,双方互不相让。

  马忠诚将双方分开谈话,指出各自应负的责任,最后终于达成协议,汽车修理部老板同意赔偿8500元人民币,车辆归汽车修理部所有,赔偿款3次付清,首次5000元,其余款项分两次在一个月内付清,双方签订了赔偿协议书。一周后,双方按照协议来到工商所,但汽车修理部老板反悔,拒绝赔偿。情况为什么发生变化?马忠诚中从双方争吵中了解到,地处一匡街的汽车修理部已定为拆迁区域,汽车修理部马上就会结束经营。而汽车修理部老板是外地人,流动性大。为了将此事落实解决,马忠诚耐心做汽车修理部老板的工作,使汽车修理部老板再次同意赔偿。

  但事情进行得并不顺利,汽车修理部老板赔偿了4000元后,因拆迁失去了联系,电话也始终处于无法接通状态。此时,马忠诚的儿子正在筹备结婚,很多事需要他出面,但他仍坚持将工作放在首位,利用休息时间寻找失去联系的老板。经过不懈努力,马忠诚终于在绿园区找到了又开了一家修理部的老板。马忠诚多次来到绿园区,与老板讲法讲理讲情,直到汽车修理部老板为自己的行为感到惭愧,交清了全部余款。

  事后,投诉人张胜利来到工商所表示感谢,并送来了一面锦旗,上写“长春市维权护法第一人”。

  新兵

  李先今年29岁,2010年考入宽城分局,目前在宽城分局办公室任秘书,她的介绍让记者改变了对80后、90后的许多看法。

  “时下网络上有句流行语:70后加班狂,80后不加班,90后不上班。一句戏言,道出了社会对于80后、90后职场新人的关注,折射的是长者对于年轻一代的期许。我就是在这样的关注中走进了工商系统。

  “我是一名普通的80后女孩,研究生毕业后,怀着对家乡的热爱,毅然放弃了留在上海某高校团委任职的机会,回到了长春这个透着诗意的城市,开始了我的职业生涯。我一上岗便接手多项重要工作,对内肩负着信息收集、文件传达、文书撰写等任务,对外负责新闻宣传、来电接访等工作,同时要配合法规科完成法律文书的核审。压力虽大,但我知道,我的每项工作都关系着老百姓的切身利益,马虎不得。特别是来电接访,让我意识到了工商事业的非凡意义。我平均每天要接听几十次群众来电,最多的是咨询和维权诉求。时间长了,嗓子难免沙哑红肿,治疗咽炎的草药成了我的日常‘饮料’,我却甘之如饴,始终耐心对待每个群众。服务也是软实力,多为业户解决一个难题,就能为市场主体的发展多出一点力;多为群众提供一些帮助,就能为市场健康发展多注入一丝活力。

  “2011年初冬的一天,已经接近下班时间,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同志,你一定要帮帮我!’一个带着外地口音的女声在电话中说。我仔细询问了情况,原来这名刘姓当事人半年前在宽城区某批发网点购进了一批货物,回去后发现货物存在质量问题,便找到批发商要求退货。然而批发商态度恶劣,以各种理由拒绝退货,并对她进行威胁恐吓。‘这半年多来我跑了很多部门,可人家都说这事不归他们管,通过咨询我们当地工商局才来找你们。不瞒你说,我在本地也是小有名气的女强人,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现在被折磨得天天失眠’。 当事人情绪再次波动,一度哽咽得说不出话。了解情况后,我一边安抚她,一边联系该批发商所在辖区的工商所。工商所执法人员第二天就赶往现场进行调查,通过多次协调,终于帮助这位当事人解决了问题。几天后,我接到了当事人从山东临沂打来的感谢电话,她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深深触动了我。群众满意凸显工作价值,在每天平凡的工作中,我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

  “时间在忙碌中不知不觉地流逝,转眼间我工作已有一年多时间。和许多80后一样,我正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面对着许多重大的人生抉择。对工作倾注着满腔热忱的我,难免忽略对身边亲人的关注。由于事务繁忙,和远在国外留学的男友联系越来越少。在他提出要我和他一起出国深造、发展事业的时候,我陷入了深思。出于对工商事业的热爱,我经过慎重考虑回绝了这一提议,而这个选择让他难以理解和接受。‘难道你的工作比我还重要吗?’他说。就这样,相识10年,相恋7年,异地恋5年的感情走向了终结,他提出了分手。我夜里辗转难眠,白天擦干眼泪继续工作,那是一段难熬的时光,而我始终咬牙坚持,绝不将个人的负面情绪带到工作岗位上,身边的同事至今毫不知情。遗憾是有的,但选择了工商事业,就意味着肩上比同龄人多了一份对国家和百姓的责任,我永远不会后悔。”

  今年30岁的孙皓在宽城分局注册登记科负责企业登记和食品流通许可证发放工作。今年春节前的一天,孙皓送材料下楼时滑倒,当时他感觉摔得挺疼,想着年轻身体好没啥大事,休息两天就好了。可后来发现自己的腰越来越疼,去医院拍片检查,尾椎骨裂,腰椎第五节右后侧有一块小椎骨骨折。医生告诉他,没有什么特别好的治疗方法,只能是卧床静养3个月。

  由于身体原因实在没法坚持工作,孙皓只好在家卧床休息。受伤一周后的晚上,有一家企业办事人员给他打电话,这家企业是做食品销售业务的,准备与沃尔玛超市签订供销合同,沃尔玛超市提出合作企业必须是有限公司,并且拥有食品流通许可证。当时企业十分着急,急需拿着有限公司的营业执照和食品流通许可证去签订合同。可当时孙皓实在是起不了床,又没有人可以代替他的工作。他没有回绝企业,而是让企业第二天来办理有关手续。

  第二天,由于尾椎骨裂没法正常坐车,孙皓就请一个朋友开车来接他,他侧躺在后座上到了注册登记科。他忍着疼痛,站着受理登记、审核材料;不能坐下操作电脑,他就找来一个高一点的凳子,侧着靠在凳子上录入信息。整整一个上午,孙皓就这样工作着,为企业顺利办好了营业执照和食品流通许可证。当企业办事人员带着微笑离开时,孙皓再也坚持不下去了。回家的时候,是朋友把他背到楼上的。

  汪燕坐在记者对面,接受记者采访时一直抹着眼泪。

  “我今年32岁,在宽城分局企业监管科工作,主要负责企业年检和企业监管工作。窗口服务工作看起来简单,但要想把这份工作做好,让每个服务对象揣着焦急而来,带着满意而去,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尤其是每年企业年检期间,我白天在窗口受理、审核企业提交的年检材料,重复回答不同企业咨询的类似问题,晚上忙于网上初审。我想,年轻人,就应该在多做工作中锻炼提高自己。

  “我们这个年龄,工作和家庭都处于爬坡阶段。我每天尽职尽责,坚守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正因为如此,我无暇照顾年幼的女儿,只有将女儿送到白城让父母照顾。当时女儿才一岁,我是在女儿的哭声中登上返回长春的火车的,时至今日,女儿的哭声仍是我心里的痛。每次电话里听到女儿说‘妈妈我想你’时,我都禁不住流下眼泪。

  “一次,女儿连续几天高烧不退,被诊断为大叶性肺炎,入当地医院治疗。考虑到我工作忙,母亲没有告诉我。入院半个月后,孩子竟吐出黑色黏液,母亲以为是血,吓得当即打电话通知我回去。我和丈夫连夜赶过去,所幸医生确认女儿所吐并不是血,是胃部溃疡导致的黑色积液。在知道孩子并无大碍后,我第二天就回到工作岗位。丈夫不理解:既然回来了,怎么就不能多陪陪孩子呢?工商局离了你就不转了吗?我没有对他进行过多解释,因为他没有在工商部门工作过,他不可能了解工商部门的责任和使命。

  “女儿两岁半时,我将她接到身边,就读幼儿园小班。大半年了,我没有去幼儿园接过一次孩子。女儿3周岁生日时,我问她想要什么礼物,她竟然说想要妈妈在生日那天去幼儿园接她。听了孩子的话,我搂着她心酸地哭了。哪个女人不想多陪陪自己的父母和丈夫,哪个女人不想多照顾和疼爱一下自己的孩子,但是为了工作,我真的只能舍弃。每当想到这里,我的眼中就不自觉地闪出泪花。

  “头顶国徽,肩扛红盾,服务为民,保驾护航。虽然我还是工商战线上的一名新兵,但我会一直为工商人的这份光荣职责努力。”

  让我们记住宽城分局这些党员干部的名字,由于篇幅所限,记者没有将他们的事迹都写出来,他们是:韩光、范雪晶、李今、李艳君、李煜红、赵晓宁、桑巨亭、许胜利、王立清、方立富、白富义、李强……是他们在巨大的生活压力下依然坚守岗位,将满腔的热血奉献给了脚下这片土地,无怨无悔守护着一方市场秩序稳定;是他们身处困境依然心系百姓,用自己的一言一行诠释着红盾的内涵。

 
收藏】【 打印】【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