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上海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商业贿赂案
发布时间:2013-01-08 信息来源: 点击数: 字号:T | T

   一、案情及调查取证简介

当事人上海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为有限责任公司(国内合资)。漳州市工商局在调查云霄县医院商业贿赂案时,发现该医院与当事人所签的一份工业品买卖合同,合同载明标的物系一台富士能WC-88WM电子肠镜,价格人民币150000元,并写明赠送异物钳叁支(威尔逊牌)、12V/75W灯泡肆只、阀盖20个、价值壹万元正

经查,当事人排挤竞争对手,争取交易机会,与云霄县医院签定合同,约定:云霄县医院以150000元向某公司购买1台日本产富士能(型号:WC-88WM)电子肠镜,同时某公司另赠送3支威尔逊牌异物钳、4只灯泡(12V/75W)和20个阀盖(赠品合计价值1万元)给云霄县医院。当事人将上述电子肠镜和另赠送的3支威尔逊牌异物钳、4只灯泡(12V/75W)和20个阀盖送到云霄县医院,云霄县医院验收了电子肠镜并收受了赠品,并向当事人付清上述货款150000元。

漳州市工商局认定,当事人在向云霄县医院销售医疗器械的过程中为排挤竞争对手,争取交易机会,向云霄县医院赠送物品的行为,违反了《关于禁止商业贿赂行为的暂行规定》第八条的规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第二十三条、《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二十二条和《关于禁止商业贿赂行为的暂行规定》第九条第一款之规定,对当事人作出没收违法所得65164.88元,罚款80000元的行政处罚,同时责令其改正违法行为。

当事人不服漳州市工商局的行政处罚,向漳州市芗城区人民法院提起了行政诉讼。漳州市芗城区人民法院经开庭审理后作出判决:维持漳州市工商局行政处罚决定。

二、评析:

本案焦点:

(一)证据链的构成、印证与调查取证工作。

对于应该终结调查还是继续取证,在案件研究中存在两种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根据当前的调查情况,当事人是经营者,符合构成商业贿赂的主体条件;据被委托人严某的陈述,该公司主观上有在经营活动中通过贿赂手段争取交易机会,排斥竞争的目的;客观上,该公司采用了以赠送物品的手段贿赂对方单位,并且已经履行完成。这些事实有被委托人严某的询问笔录,还有该公司提供的合同、发票、记账凭证等,笔录、证据与在云霄县医院所调查的情况也相符,已经可以终结调查。

另一种观点认为:根据《反不正当竞争法》、《关于禁止商业贿赂行为的暂行规定》对商业贿赂行为的规定以及相关商业贿赂案例、法院判例,结合本案,当事人行为构成商业贿赂除了前面观点所述的几个要件外,还有几个要素:一是贿赂的标的是交易标的物和价款之外的额外财物或者其他手段;二是行贿方支付财物或者其他手段属于非法利益,意图是引诱受贿方与之交易,或者说是以获得商业交易机会为目的;三是具有使用支付不正当财物或其他手段,或者假借合法形式排挤对手开展公平竞争的目的和动机,并且获取了优于对手的机会。

(二)当事人公司的赠品是否是交易标的物和价款之外的额外财物,其赠送是附赠还是让利(折扣)?

依据法律法规的规定,要区分本案中当事人的赠送行为是折扣还是附赠,应该从整个交易过程中标的物的配置、合同实际履行情况来分析。

云霄县医院与当事人签定的《工业品买卖合同》上载明的合同标的为:一台日本产富士能WC-88WM电子肠镜,价格:人民币150000元,并写明赠送异物钳叁支(威尔逊)、12V/75W灯泡肆只、阀盖20个、价值壹万元正。该合同标的富士能WC-88WM电子下消化道内镜(肠镜)的装机清单中并不含有上述赠品。

综合以上事实,同样的WC-88WM富士能电子肠镜在不同时期的相同配置证明当事人所赠送的赠品系合同标的物配置之外的额外物品;交易双方均以合同、发票中的价款15万元将合同标的物入账,而未将所赠送的赠品入账,也证明了赠品并不包括在标的物价款范围之内。显然当事人的行为并不是折扣,而是附赠。

(三)当事人是否有竞争对手,是否具备主观故意,是否构成排挤竞争对手?

当事人称自己为富士能公司授权的福建市场富士能电子肠镜的代理商,但又有华闽公司销售过富士能电子肠镜的情况,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针对此情况,办案人员赶赴福州,走访了华闽公司。原来,在此前华闽公司开始代理由当事人授权的富士能电子肠镜系列产品,华闽公司和当事人可同时在福建市场销售该系列产品。该公司还提供了当事人的《授权书》。当事人都有事实存在的竞争对手。从合同的履行情况看,当事人赠送了合同标的物以外的赠品,没有开具赠品的发票,也没有将赠品入账等,也证明了其商业贿赂行为具排挤竞争对手取得交易机会的主观故意性。

三、点睛

(一)关于证据的收集范围。

从商业贿赂案件来看,有对行贿、受贿双方当事人的调查而得的询问(调查)笔录、合同、记账凭证等材料且能印证的情况下,按惯例结案也无不可。但从行政诉讼角度来讲,物证的效力要比言证的效力大,行政机关作为被告应重点出示具体行政行为作出之前所收集的证据,并不是说具体行政行为作出之后,行政机关就不能收集证据。《行政诉讼法》第34 条规定:人民法院有权要求当事人提供或者补充证据。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被告经法院准许可以补充相关的证据:1、被告在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已经收集证据,但因不可抗力等正当事由不能提供的;2、原告或者第三人在诉讼过程中,提出了其在被告实施行政行为过程中没有提出的反驳理由或者证据的。人民法院也只有在这两种情况下才能有权允许被告向原告或其他人收集证据或补充证据。法院并以此为证据作为定案的根据。

(二)对折扣、附赠的理解。

1、折扣的理解

帐外暗中明示和如实入帐是回扣与折扣的本质区别。

2、附赠的理解:

至于账外暗中,根据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对苏工商[2000]88号请示的答复》(工商公[2000]246号):二、帐外暗中是构成回扣的必要条件而不是其他商业贿赂行为的必要条件。已经明确了账外暗中并非附赠形式的商业贿赂构成要件,但值得一提的是,在商业贿赂违法行为变化多样,手段繁多的情况下,在交易中所附赠的物品往往难以入账,导致行、受贿双方往往是不入账、假入账,通过发票、记账科目情况来认定此行为的构成,是很有必要的。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
联系我们 | 站点地图 | 使用帮助 | 关于我们 | 法律声明 |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 版权所有 承办单位:福建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办公室
地址:福州市五四路358号 邮编:350003 联系方式:0591-87725970
闽ICP备 09005972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以上版本浏览
您是第位访问者